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帝国无双_ 第九十八章 招抚-笔趣阁

时间:2021-04-05 17: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录事参军小说我的帝国无双 第九十八章 招抚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奉天元年八月,江南佞臣冯延已密令唆摆下,寿州军乱,囚保信节度使吴廷绍,杀清淮节度使孙羽,袭齐使齐军。

    齐帝亲临寿州,乱平。

    齐帝随即发《安江南江北书》,诏曰:“江南先主明灵鉴观,今佞臣藏于庙堂,宵小起于江河。江南江北,闾左命如靡常;赣浙之地,官吏宗绅惶惶;呜呼,先主遗德,丧于朝端威福!痛之!泣之!朕起布衣,受江南先主恩德,与先主有赤心之盟,江南巨变,德行尽丧,先主之灵,亦嗟愤也……”云云。

    诏书发出,苏州李弘翼及吴越起兵呼应。

    旋日,海、楚二州,尽皆易帜。

    齐国淮北军指挥使张彦卿起马步三军,兵锋直指扬州。

    齐帝亲自坐镇寿州,整顿军马,建淮南大营,授朱匡业为淮南大营指挥使,又释保信节度使吴廷绍,遣使随吴廷绍赴庐州,招抚保信军各部。

    麾下殿前亲军,则开拔东进,奔赴扬州战场。

    其实关于寿州军乱,清淮军一些幸存的将领亲眼所见,和史书上出入很大。

    他们亲眼见到北国天子是如何一剑刺入孙羽咽喉,又斩杀孙羽亲信的。

    但传到外间的信息,却已经变成是唐主李景遂得位不正,忌惮齐帝和唐先主的赤心盟,指使冯延已下密令杀了孙羽并要杀尽好心来抚慰寿州老都护的齐使。

    反而是外间野史及后来的一些志怪,更接近历史真相。

    野史中,齐帝孤身入寿州,持三尺剑一个人便平定了寿州,由此衍生出的志怪就更夸张,齐帝乃真命天子,身遭有九条巨龙庇护,一切邪魔不得侵袭,是以在寿州那些魑魅魍魉转世的群丑官员军卒,都被巨龙咬去了脑袋,圣天子由此平定了寿州。

    ……

    外间纷纷扰扰。

    陆宁此刻却在马车中,身为招抚使,桂花八月下庐州。

    外界看来,圣天子还坐镇在寿州,文教授又被转授六品招抚使,陪同被开释的原保信军节度使吴廷绍,赴庐州招抚保信军各部。

    跟随招抚使的还是田绍斌统领的破甲营,不过,已经扩编为千三百人,除补充战斗减员外,又加了寿州朱匡业训练下的三百巨剑手,五百弓手,号神武军。

    寿州驿馆一战,事先借助葛家商队陆陆续续进入城中的齐军并不多,有殿前亲军的一个三百人营,此外便是破甲营二百人。

    虽说破甲营伤亡惨重,二百人近乎半数减员,或战死或重伤,但死战之下,却未溃败,坚持到了孙羽被杀,全城归降。

    齐帝闻听,感其忠义,遂单独成军,命为神武,属于禁军序列,但又和侍卫亲军一样没有镇所,却也不是如同侍卫亲军一样,随护圣天子,暂时更像淮南地的一支机动力量,哪有需要哪里搬,现今的任务,好似主要就是保护齐国使团。

    田绍斌,被任命为神武军统制,按品阶,在营指挥使之上,军指挥使之下。

    马车中,陆宁正在看一封密报,里面却是说,楚地武平节度使周行逢部,也起兵伐唐。

    楚地以前是马楚统治,也就是马姓南楚,曾经统治着湖南及广西大部、贵州东部和广东北部。

    不过后来广西地域被南汉渐渐侵吞。

    七年前,楚国发生动乱,南唐趁机攻伐,攻破长沙,马楚亡国。

    但不久,唐兵就被赶出了楚境,马楚旧部将领,在这片土地上几经战乱更迭,现今名义上统治楚地的便是马楚旧部,自领武平军节度使的周行逢。

    周行逢名义上曾归周,但治下一直是独立王国,而且周行逢统治下的几个军镇,又都是独立小王国,也就是,楚地现今就是独立王国套独立小王国的混乱模式。

    齐国立国,周行逢并没有如同南平国一样上表称臣,现今却是要趁火打劫,攻伐南唐。

    当然,不说周行逢部本就混乱不堪,甚至起兵的军马都不见得得到周行逢授意,而且,便是集结周行逢所有名义上的部下军马,怕也不过一两万数,说不定所谓伐唐,又是其内乱的一个借口罢了,如对周行逢本就三心二意的郎州大都督张文表,如果起兵伐唐,可不是要借道过长沙或岳州?周行逢许或是不许,都会生出事端。

    琢磨了一会儿,陆宁便拿出火石火绒,打火后,将密报点燃。

    旁侧坐的苏小小,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绣花鞋小小鞋尖,她现今穿着淡绿衫裙,小小童颜,却偏偏梳了美髻,戴了缀着淡蓝珠串的金步摇,更显说不出的可爱。

    她此刻却是在想,前天出发前三刀送来的说是先生家规中在内室才可穿的一套衣衫鞋袜,可漂亮了,可是,也,也太羞人了。

    又偷偷瞥了眼正闭目沉思的先生,想起那日寿州巨变,自己全身都蜷曲被捆缚在他胸前的情形,当时一片混乱,自己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后来就被先生放下,令三刀四刀陪着自己躲在一处密室,先生则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过当晚寿州就平定,听说是圣天子来了寿州,又过了数天,先生才露面。

    虽然外间传言中,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先生的名声,但想来,先生肯定在圣天子平寿州时,出了很大的力,好似先生,和诗词里那些游侠似的文人一样,不但学问大,也会技击之术。

    而且,力气很大,现今回想当晚,虽然混乱中自己好怕好怕,外间到底怎么样,自己根本不知道,可自己挂在先生胸前就好像挂了个小猫咪,那种安心的感觉,却是记得。

    又偷偷瞥去,突然见先生睁开眼睛,吓得她忙低头。

    陆宁看着她,不由微微一笑,说:“还这么怕我啊?”

    在各种险地晃悠,自不能带着皇妃们,出使庐州前,自己回了趟颖州,和贵儿游玩了一天,又令她暂时留在颖州行宫,也就是那胡姓大户的别苑大宅,日后,自会改建为行宫,加之西湖画舫,倒是令陆宁颇为留恋,觉得每年都要来住一住才好。

    汴京禁宫中,陆宁也去了书信,若是此次能一举下了扬州,诸妃便都来,在扬州陪朕游玩几日。

    至于下江南,陆宁倒没想过,毕竟水师力量不足,仓促征伐江南,若遇挫败,反而不美。

    而自己前去的庐州保信军,巢湖中有两万水军,又有大大小小千艘船只,虽然这些船只中民船很多,但随时可以征用作为运载水军的船只。

    巢湖水系,更可以直下长江。

    当然,现在所谓水军,只是习水战,不晕船,多数军卒会水,但实际上,从水军船只来说,除了真正专业用来水战的楼船,其余船只,完全就是民船,略作改造就可,而且改造也不是什么改造船体,比如突火船,用民间小舟装载起火之物就成了战船的用途。

    而不管怎么说,对保信军而言,在自己眼里,作用最大的还是巢湖中水师及自西汉就兴旺发达的庐州官民造船业。

    现今,便是要亲眼去看看,这现成的水军基地。

    皇妃们都不好带去,小小这小丫头,倒成了旅途中唯一的伴侣。

    这小丫头,其实倒挺有趣的,不知道自己身份,也就没有那么大的礼法,只是扮演着她自以为的小姨太太角色,有时都令人想笑得肚子疼。

    自己看看她,有时候还吓得小兔子一样,实在好玩。

    “婢子,婢子不是怕先生……”苏小小结结巴巴的想解释。

    外面,突然传来神武统领田绍斌的声音,“教授,前方李善行来迎。”

    田绍斌,现今已经是正五品将领,但对陆宁,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是尊敬。

    ……

    保信军副使李善行有些跟不上孙羽的节奏,本来是和孙羽在密信中约定,孙羽囚禁保信军节度使吴廷绍后,李善行便跟随孙羽降齐,甚至孙羽密信里,说起和齐帝有旧,承诺李善行降齐后,高官厚禄,封公封侯。

    谁知道,孙羽却被拥护唐主的部下作乱杀害。

    偏偏李善行又收到了孙羽生前来的一封密信,信应该是兵乱那天写的,送出不久,寿州就发生兵乱。

    孙羽在信里,又言易帜一事暂缓,概因北朝,不重视我等降众,令人气馁。

    然后,就传来了孙羽的死信,却是被金陵使者策动乱兵所杀。

    李善行就有些懵,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这时,保信军巢湖巡检卢绛突然率水军易帜,李善行再不做二想,赶忙请降。

    齐帝下诏,令卢绛领巢湖水师大营副招讨,理招讨事。

    这显然是格外荣宠了,毕竟,北朝禁军原本才六大营,加新设的淮南大营不过七大营,招讨使为从二品,和六部尚书,诸道巡抚同阶。

    副招讨,为正三品,卢绛俨然成为了北朝禁军重要将领之一,由原本南朝一个小小从五品武将跃升为北朝正三品大员。

    北朝对武官极为看重,前朝上都护府节度使,才正三品,而北朝各大营招讨使,为从二品,更有加枢密院副使,便是正二品,枢密院使,和三政院使一样,为从一品,总理政务事赵普,同样从一品。

    正一品,北朝尚未出现,按官制,除了王爵,便是一些荣誉封号,三太三少之类。

    赵普虽然名义上为文臣第一人,但功勋自远远不到加三太三少之时。

    简直就是跟对了人,莫名其妙就成了从一品大员,已经诚惶诚恐了。

    实际上,本朝掌握实权的官员,几乎都是跟着圣天子后才发迹,所以,自从一品大员乃至二三品大员们,哪一个不是这种心态?

    开国功臣群体是这种心态,怕也是古往今来仅本朝这一朝了。

    卢绛显然也是如此,甚至赶紧上表请辞,而且,言辞很是诚恳,毕竟,他虽然出身官宦之家,但屡次举进士不中,还有盗窃的前科,都花甲之年了,还一事无成。

    有贵人帮他出资,贿赂保信军节度使吴廷绍,这才被举为巢湖巡检,从五品官员,但却教习巢湖的两万水军。

    而卢绛不喜书本,对水战却很是感兴趣,半辈子都在钻研,是以,甚得巢湖水军军心。

    几日前,他才知道,帮自己出资贿赂吴廷绍的贵人是受东海百行所托,而东海百行还用说吗?传闻是北朝天子的内府私产,现今看,却是八九不差了。

    贵人更说,是北朝圣天子亲自过问的此事,也是北朝圣天子金口点的他的名,如此,东海百行才会相助。

    初始卢绛觉得很是屈辱,原来,自己只是北朝花钱买的傀儡内奸而已。

    可听到此事是东海百行出资,他的名字更是北朝圣天子钦点,那种屈辱感又渐渐变成了一种极大的荣宠。

    北朝天子是什么人?那传说太多了,褒贬不一,但便是对北朝天子最贬损的故事中,也不得不承认北朝天子是混世魔王,来世间就是要祸乱天下,令苍生涂炭。

    而对书经本就没兴趣,胡子花白也没考中进士的卢绛,却对北朝天子新政天生有一种亲切感,甚至早就升起过去投靠的念头。

    却不想,北朝天子,竟然知道他的名讳?从不知道多少候选人中选中了他?

    这,实在令人惶恐。

    再到敕旨来,令他领巢湖水师大营副招讨,理招讨事。

    卢绛却是真心诚意上表请辞,奏疏里称,只需一个水军教头的杂位,肝脑涂地,也会为陛下训练好巢湖水军。

    随之圣天子第二道敕旨来,申斥了他一通,直接将他品阶降为最末等九品,但此用人之际,暂留用副招讨,戴罪立功。

    显然,在圣天子眼里,自己参谋自己官位,哪怕是自请降职,也是大忌。

    不过,饶是如此,卢绛的遭遇却令李善行恨不得将那死了的孙羽再鞭尸。

    什么北朝对我等降众不假辞色?卢绛一个小小巢湖巡检,率先投诚,摇身一变,升了多少级?至于后来,是他自己要作妖,但显然,圣天子还有留用之心,只要勤勤勉勉,早晚还会擢升。

    而自己晚了一步,现今,只怕原本的正四品官位都保不住。

    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招抚使要来,李善行直接从庐州领众官员,迎到了五十里外一处驿站,更将那驿站泼洒一新,张灯结彩布置的甚是隆重。

    而闻听招抚使已入境,李善行又亲率众官员前行,去迎接招抚使。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